从浅尝辄止到谨慎入局,央企为何对分布式光伏不“感冒”?

在中国光伏装机市场中,分布式光伏一直是一个特殊的存在——虽然单体规模小,但却拥有无尽的爆发力(www.91lv.cn)。无论是2017年分布式光伏新增装机摸高20GW,还是之后的户用光伏在2020年新增装机突破10GW,都凸显了这个细分领域前景无限的发展潜力。

另外一个特点是,分布式光伏仍然是一个以民营企业为主导的行业,即使在大央企、国企大跨步进入光伏电站投资领域的当前,仍旧如此。这与分布式光伏的特点密不可分,单体装机规模小且较为分散、风险因子众多、后期运维成本高昂等等,均是以大央企为代表的国有企业不愿意踏足的原因。

虽然部分央企也在此前试水过分布式光伏的开发与运营,但大多是以合资公司的形式存在或者浅尝辄止。一年多以前,某央企曾委托出售数十兆瓦的分布式光伏电站,这些电站大多集中在中东部省份,出售的主因仍在于运维的高成本与复杂性。

在轰轰烈烈的30·60开发大潮中,电力投资中的央企巨无霸终于放下身段开始思考分布式光伏的出路与探索。从2020年开始,分布式光伏市场呈现出央、国企加速入局的趋势,这其中包括以国家电投、华能、三峡、华电、大唐等为代表的央企梯队,广州发展、申能、浙江交投等的地方国有企业。

但显然,在这些电力大佬眼中,目前的发展形势下,分布式光伏仍然仅仅是牙缝中的一块肉,从体量到运营的复杂程度,都是央企投资分布式不可言喻的痛。

实际上,分布式光伏高收益率是建立在高电价的门槛之上的,但大部分的分布式光伏电站在发电量上远不及地面电站。此前某设计院做过数据统计,地面电站的实际发电量几乎全部超过设计发电量,而分布式光伏电站仅有不足20%可以达到预期发电量,这其中涉及因素众多,但同样的,由此可见分布式光伏电站运维十分必要且关键。

从专业运维的角度来看分布式光伏电站,分布广、站点多、环境复杂这只是分布式光伏表面上的特点,由此牵扯出众多的运维难点,包括设备多、故障多、维护困难,比如组件布局及安装方式造成检修清洗困难、大件设备涉及吊运等情况费用高昂、组件清洗试剂质量问题、清洗施工工法有待改进、全国铺设运维网点带来的高成本等。

除此之外,分布式光伏电站的运维还需要承担电费收取、业主变更等带来的相关纠纷,比如业主电费收取流程多、厂房行政管理权责问题、使用年限问题、屋顶漏水纠纷等等,这些不可控以及需要投入诸多时间与精力的工作让分布式光伏电站的运维挑战重重,也成为大型国有企业投资分布式光伏电站的“隐忧”。

但是在通往碳中和的过程当中,作为与终端最为接近的能源形式,分布式光伏势必将在其中扮演不可或缺的角色,就地消纳与灵活的应用场景已经成为当前项目开发尤为看重的特质。同样的,未来如何让这些数以亿计的分散在全国各地的光伏电站发挥最大的效能,为碳中和添砖加瓦仍是当前运维领域的重要功课。

更多光伏行业资讯请访问https://www.solarbe.com/查看

光伏們

公司名称:深圳市韦斯特安防技术有限公司